等著盧廣仲的新歌首撥,望著窗外的大雨,10:51,我從公司離開

回租屋處的路上,多了廣播的聲音陪著我,原來不是只有開車也會想要開廣播,一個人走路的時候,聽著音樂的感覺好像也還不錯,不是整路只有夜色跟車聲,就是這個DJ我不喜歡

回到租屋處,需要兩首歌跟幾個廣告的距離,走上樓時大多是訊號不好的雜訊,手機訊號都不好了就更別期待FM能好到哪去

新歌怎麼還不撥啊,等了兩組仰臥起坐、三組逆仰臥起坐、一個不知道長還短的發呆,總算來了,Oh Yeah~

新歌喔?就Oh yeah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