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 七月 22. 2006, 07:14

夏天,就是喝啤酒的季節囉~

老是喝台灣跟日系啤酒,應該要開始嘗試歐系或是其他國家的啤酒,剛好小七最近有相關活動,就來寫一寫容易入手的外國啤酒吧

 (閱讀全文)
[Life ] 七月 02. 2006, 22:43

下午慶穎除了要盯前一場使用大觀廳(亞太會館宴客廳)的人拆他們的東西,還要跟婚顧公司的人聯絡,傷當忙碌,婚禮要花巧思,就是得這麼累人

下午四點,我跟慶穎離開亞太會館,去新店去接他的岳父岳母,接岳父岳母的時候,一定要新郎親自登門,請岳父岳母出門;只是不巧的夏日的午後雷陣雨在這時候來到,雖然有一點小塞車,但其實無礙

回到亞太會館,婚顧的人開始做排演,現場布置努力趕工中,排完了進場之後的細節,我才知道原來伴郎還有護送戒指這個任務,只是不像我想的那樣,需要跟伴娘走在前頭

在等待婚禮開始的過程中,我一直練習婚禮開始後要上台表演的歌,實在是非常緊張,老是記不住歌詞,尤其是歌又不是頂好唱 Orz

婚禮開始,司儀請新人們進場,我與慶穎從另一個門進場,我先進場,手裡拿著新人們的婚戒,新郎隨後進場,接著伴娘灑著花瓣,新娘的父親牽著新娘的手由正門走向在紅毯這端等待的新郎

完成誓詞後,新郎新娘交換戒指時,我就該把戒指送上台,這時一般伴郎的任務就已完成,不過我另有要事在身,這是慶穎找我當伴郎的另一個目的

中間穿插新娘好友為新人們獻唱,唱完之後就是由男方好友獻唱,我們接連上台一個個出現,還好沒有開天窗,因為大家人手有大抄,害我之前緊張的要命 XD

新娘第二次進場的時候,先由新郎起頭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薩克斯風手接著演奏,新娘就進場了,這時候婚顧公司的工作人員牽了一台裝飾很漂亮的腳踏車進來,大家都沒搞懂要作啥,慶穎沒說,我也沒搞懂,我當初以為是放在門口裝飾用

接著新郎新娘逐桌敬酒,這時候我就要開始做正事了,你得到那個點了,「幫新郎擋酒」

研究所同學們他們知道我今天是來幫忙擋酒的,於是呢,倒了兩瓶紅酒在冰桶裡面,裡面沒冰塊,原本打算喝完的,新郎問我說「有那麼渴嗎?」我說「其實有一點」,這時坐在我隔壁的小P同學跳出來說「啊不然等下山豬回來再處理啦」,我就繼續跟著新郎新娘們敬酒

不過紅酒真是好東西,好是好在他是葡萄做的,用葡萄汁也看不出來那是紅酒,只是那些葡萄汁都下了主角們的肚,紅酒都是進了我的肚 XDXD

來到新郎同事桌,同事們也好心地準備了一整瓶紅酒加了冰塊在冰桶,敬完酒之後,新郎很情義的喝了一口,大家都往下一桌移動了,接著他同事問說「ㄟ?新郎走了,那伴郎是要把這個喝掉才能走嗎?」於是我請大家等我一下,一口氣處理掉,伴娘跟新娘的大學同學很擔心的看著我,我一邊跟他們示意 It's ok,只是沒想到新郎的同事想要找我當他未婚夫的伴郎了@@

之後也沒有人特別倒酒出來要刁新人,跟著敬完酒之後回到自己的位子,一邊吃飯一邊把剛剛剩下的半桶紅酒喝掉,接著我們弄得好像是研究所同學聚會一樣,大家天聊地聊,都忘了要出去跟新人合照 XD

回到新娘房,跟每個人示意過之後,再度恭喜新人一次,我就背著相機回家了,剛好搭上最後一班捷運

明年又會到高雄來當大學室友諒哥的伴郎,那麼最後一次當伴郎留給誰呢?各位有需要的朋友記得要提早邀約喔 :p

 (閱讀全文)
[Life ] 七月 02. 2006, 21:53

6/24,在27歲的第一天,很榮幸的我能當研究所同學慶穎的伴郎,參與他人生的這一件重要大事的過程

早上慶穎先來接我,由我開他的車,先試著習慣他的Accord七代,跟家中Accord四代相較之下,手感熟悉但是也比較好開,只是在台北雖然是清晨開車我還是得小心,不似在家鄉人車稀少

早上七點半,在北投捷運站等到了禮車司機、慶穎學長、崇義、慶穎弟、慶穎叔,攝影大哥開始拍開始迎娶的畫面,雖然我只要好好地跟著前面的車就好,不過還是有點緊張,畢竟我還是第一次在台北開車

沿路上跟攝影大哥沿路亂哈拉,怕自己太緊張,所以開始講一些有的沒的,雖然聊天內容談不上有趣(其實是我都問不有趣的東西 XD),但至少我沒有那麼緊張 :p;一早台北市難得有藍天陽光,在這良辰吉時,是老天爺給新人們的祝福嗎?

到了新店新娘奶奶家,已是九點多一點,小小的公寓剎時間熱鬧了起來,接著新娘家的人端了雞蛋茶出來,這個可是不能喝的,只要用筷子示意般的攪拌一下,每個人雞蛋茶就會收走了,接下來新娘家的人端的茶就能喝了,是桂圓紅棗茶,我呆了一會,從遙遠的記憶回憶味道,我想我煮的比較好喝

接著新郎就要進新娘房把新娘帶出來叩謝父母了,按照慣例,女方好友就要站出來出難題給男方,不過呢,問題都不難,所以男方的我們也不太需要去解圍:p:先唱個英文歌表達心意,再說明求婚過程,再答應家事都男方做,就可以把新娘帶出來了

幸福的女人都特別美,今天穿上婚紗的新娘也不例外,只是要嫁女兒的鍾伯父伯母當然心中滿是不捨,鍾伯父不忘交代慶穎:請好好照顧她,鍾伯母眼淚就流下來了;叩謝父母之後,戴上首飾,一個不捨得的擁抱,我們即將往亞太會館出發

迎娶時,迎娶人數要單數,回程時要雙數,而且每輛車都要雙數,由於我必須載著攝影大哥,所以很例外的我車上除了今天的伴娘之外,還多了攝影大哥,雖然開車來的時候有攝影大哥陪我聊天,不過這時候我還真希望這時候他在其他人車上

到了亞太會館,大家暫且可以休息一下,但是新郎新娘還有事情做,先是陪著大家拍照,我還順便像攝影大哥討教一些攝影上的問題;而錄影大哥理所當然爾要開始錄一些這些迎娶好朋友要對新人們說的話,此外,還要錄新人們一些想說的話,至於新人們說了啥我們是不曉得的,因為是很秘密的關起門來錄影

十一點,慶穎爸媽來到飯店,這時候新娘就要端茶給公婆了,陳媽媽相當喜歡今天新娘的打扮,喝完之後,收茶給紅包,就是大家拍照的時候了

婚禮是晚上才開始,大家吃過豐盛的中飯之後開始有各自活動,慶穎的大學好友們去逛街,我是覺得傷當累,先補個眠,怕太累晚上作不了我該做的正事

 (閱讀全文)